爬qiang比翻书还快,挖坑比翻脸还狠。

会偶尔码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定时更新,拖延症晚期or深度兴奋码

勿下翻黑历史,慎重/

星辉斑斓【全职 叶蓝】

#全职处女作√#




—————


烟雾缭绕。

蓝河坐在墙角,神色颓废。右手指间夹着一根烟,左边立着或躺着几瓶啤酒,不时喝几口,嘴角顺下来的酒水使衣领间尽湿。

这东西有那么好抽么。蓝河喃喃自语。

忽地他猛吸一口,肺里染尽了这呛人的味道。蓝河将烟头扎进自己的左手心,仿佛没有传来焦痛的感觉,用力的扭到烟头的那丝红光熄灭。

他冷漠的盯着手指间已经灭了的烟蒂,透过它看着那某个嘴里含笑且经常吐出一两个烟圈的脸庞。

这祖宗此般烟不离身,怪不得老天爷。

蓝河突然抽泣起来,双眼迷离,头顶着乱糟糟的蓝色鸟窝埋进双臂间,蜷缩得更加厉害。



昨日,蓝河遇到前段时间刚退役的叶修,地点很意外的在市医院。有时候缘分真的奇妙,那是没有刻意勾描的惊喜。当然分情况而定。

“叶、叶神?”

就比如蓝河,见到叶修这尊大boss时候蓝河双脚条件反射,没掉头就跑幸亏了蓝河在网游里被叶修多次练出来的毅力。

“小蓝?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缘千里来相会。”叶修听到蓝河温润柔和的声音愣了那么一秒钟然后笑眯眯得像只狐狸。

蓝河一激灵,头皮一阵发麻,偏偏面前人还摆出一副很惊喜的样子,挂上特别欠揍的笑容。

嘴贱。

蓝河暗暗骂自己。叶修又不是不知道他声音啥样子。

“叶神你怎么在这里?”

蓝河暗自琢磨着叶修之前不是挂着技术指导且没有特殊情况无一天不在网游里虐菜么,只是苦了他们三大公会。前阵子听说叶修不辞而别,据闻急坏了兴欣众人。

敢情来这了,还好巧不巧给他碰上了。蓝河心想赶紧的改天去上上坟啥的,保佑保佑。

叶修的一双眸子微微眯着,懒散地轻晃头,说道:“来找你啊。”

蓝河一脸不信,心里默默吐槽。你找我上医院找,你搁我身上放了追踪器还是嗅着我的味道蹦跶来的?

蓝河正想开口时余光瞅到叶修放在背后的手,心里莫名一种不好的直觉。

他脑子一热,做出一个与自己性格背道而驰的冲动。

叶修正在琢磨怎么开口勾搭蓝溪阁会长大大,突然被这位以迅雷之势抢走了手背后的那张单子,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暗道完了。

两人之间像是有什么外表坚固强劲却内里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弦断了,嘣的一声在那张判决书上炸开了,没有一点余地。

肺癌中晚期。蓝河恍惚了一下,内心的崩塌不敢想象,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眼前的世界因此摇晃、倒塌,颠覆得昏暗。那一刻大脑里的血液仿佛为之停止流动。

“叶修你大爷!”

那张纸被他甩向空中。蓝河果断离开,那声极力克制了怒气的话,不假思索的低吼出来。

他咬着嘴唇,那力度促使鲜血争先恐后的出来。


大失态了。

蓝河不是黄少那种想什么就说什么的人,起码他说什么会过一遍脑,偏偏例外出现在这次。那种充满怒气的声音,如今想想都会一阵心悸。

回家的路上他就在想,他有什么资格对叶修这样说。他许博远并不是叶修的什么人,朋友更谈不上。

他承认,那个人是叶神,在荧幕中被数万粉丝追捧的荣耀大神。

但那又怎么样呢,蓝河从不认为自己是有多小透明。大家一样是人,都有七情六欲,知名度再大也不影响。

如果不是这次偶遇,如果不是那张单上面的字那么刺眼,蓝河想他一辈子也不会对叶修这么失礼。就保持着距离,等着这份爱慕消失,然后不知不觉之中自愈。

这是第二好的结局。

但至今,看到他时蓝河心跳还是很快。那张脸,那轻佻带着些许不屑和慵懒的声线,那双眼睛射出的光芒,那是蓝河对除了黄少天的荣耀的信仰来源。


窗外的夜色扭曲得像不见底的深渊,可怜那一丁点月光也被乌云遮盖。

黑暗中,蓝河颤颤伸出手,试图描摹出那个人的脸庞轮廓。

他从未如此脆弱。他想,这次真的栽了。

寂静的夜中突兀响起电话铃声。蓝河瞥了一眼,心跳漏了一拍。是没备注的陌生号码,却是蓝河找渠道得知且烂熟于心的叶修的老人机的号码。

不断的电话铃声催促着他、紧逼着他作出决定。机会只有一次,天知道那隔绝世界的祖宗会不会再次消失。

“你还需要再坚强。”蓝河几近无神的眼底映进月亮那唯一光色。

从同一个城市传来的那个声音仿佛照亮了蓝河这边的黑夜。


一个电话讨论出来的结果就是叶修的一声“嗨,感谢收留。”

蓝河本来已经开了门的看见那得意忘形的臭脸反手就是把门摔回去。

“疼疼疼。”叶修半只手臂被夹惨了嗷唠两嗓子,喊着喊着一个咳嗽出来就见血了,然后还急着去洗手。

蓝河看着几乎被气吐血。从来没见过得绝症还没心没肺成这样的人。一想到叶修抽那家伙儿得的这病,怕是没得治了,况且又不愿意积极治疗,这人偏偏要自然死亡。他就搞不懂了,叶修没有往生欲望么。

想着结果,蓝河眼睛湿润起来,亮晶晶得吓了叶修一跳。

“喂喂,你没事吧。”叶修行李刚拉进来,瞅见蓝河这样伤心便暗暗骂自己怎么想了这样一个坑人的招。他立马后悔了,早知道乖乖听参谋们的安排,不自己开脑洞了。

“还有多少时间?”

叶修一愣,摸摸鼻子,道:“一年多吧。”话完然后打量着蓝河的屋子看洗手间在哪。蓝河忽然想起什么整个人都不好了,当叶修瞧见墙角那一处时,两个人心里都一咯噔。

满地的酒瓶、烟蒂。

“小蓝,”叶修张张嘴,感觉一霎那喉咙生疼,欲言又止。

这是叶修第一次想说却说不出来话的时候。

蓝河自觉在叶修眼里挺尴尬的,前脚人家患了肺癌,他还劝了人家半天,后脚他就整这一出。叶修很配合的假装没看见,自行去洗手了。

蓝河打扫时,隐约觉得洗手间传来的咳嗽声似乎还带点回音。


相安无事十多天后,蓝河就感觉不对劲了。

这狐狸除了咳嗽出点血没啥事啊。

所以认真细腻如蓝河开始着手调查了。


“叶修你大爷的。”蓝河不顾正在睡觉的某人直接开门冲进去拖着叶修往床下拽。

“你给我回你的兴欣,永远不要回来。”

“诶诶我是病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叶修一脸无辜。

蓝河被气笑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是病人。你要是真绝症了还偷抽什么烟,嫌死得不够快是吧。有本事你再把那张单拿出来给我瞅瞅。而且你咳出来的那是血么,你吃吃看?”

“拜托骗人时候准备工作做好一点是吧,不然多尴尬啊。”

脸厚如叶修都有些心虚了,嘲讽技能连冷却都没有直接报废,最后坚持的底线就是赖着不走。

“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小蓝你相信我。”

鬼才相信你呢,我是脑子糊涂了才栽了。

蓝河抱臂侧身,不给叶修一个正脸。到底心中是强烈的不舍,不想彻底把叶修推出他的世界,真是纠结无比。

“许博远,”

叶修唤了一声,蓝河有些动容。最后他还是组织不好语言,静静看着蓝河,到头来如乱麻的百般思绪最终汇成一股细流清泉,流进蓝河心底。

“我想在你身边。”

蓝河也不知道滑落到脸腮的那一滴泪所含的成分。

有时候真的想不顾世俗跟叶修坦白,但这组成希翼中的惧怕也太多了,这不是有否勇气的问题,情到深处是舍不得对方有半点不虞或为难的。

所以他知道,他们所划好的轨迹不允许相遇的可能,偏偏被强制性的交织在一起。如果守着规则真的要望他远去,离开这方世界,蓝河仍希望再留下些关于这个人的回忆,带着曾经灿烂过的光芒埋没在宇宙之中。

但永恒的星辉,存在么。


叶修看见那滴泪,顿时无措加心疼了。之前想好的那些个应急措施全都抛之脑后,按他的话来讲,就是一霎那迷茫,失去战斗意识。

而蓝河到底是欣喜的,任谁被自己暗恋的人表白都会激动不已。他想相信,不然变成永恒的遗憾就不好了。

“叶神。”蓝河很郑重的说道,那表情弄得叶修以为这事要玩。“虽然我很愤怒你这样的行为。但是我很开心,”蓝河顿了一下,沾了水雾的睫毛拉下了眼帘,他轻轻的说道。

“因为,我也喜欢你。”

下一秒蓝河就后悔闭眼了,本来挺煽情的时候,双唇上被软软的物体覆上来,吓得他猛的睁眼。本来告白时就红了的脸颊蔓延到了耳根,整个的像苹果一样。

“没人告诉你,接吻时候不能睁眼么。”叶修似乎低低的笑起来。

诶,你不睁眼的话怎么知道我睁没睁眼。蓝河一阵没好气,心里却到底是欣喜的。


他们将共处一方世界,向对方毫无保留的敞开心扉。或许是叶修不远千里的执着、坚信,或许是蓝河在黑暗中挣扎、纠结而最终燃起的火焰,成就了此刻。

实践证明,永恒的星辉会从此存在于他们所在的星系,陪上余生。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启明 | Powered by LOFTER